滁州市纪检监察网>> 清风文苑>>正文内容

【我的家风家教故事】“八小时”之外的监督员

发布时间:2017年07月06日 【字体: 打印文章 点击数:
 

“爸,今晚一个同学过生日,我不回家吃饭了!”

“噢,哪个同学?哪些人参加?”

“就是在超市上班的那个小周,上次送小宝回家的那个,都是一帮同学!”

“不要多喝酒,早点回家……”

“知道了,爸,我就是干纪检的,我知道八项规定……,吃过饭准时回家。”

“咋了,周书记,你平时监督我们,原来你也有被监督的时刻啊!”放下电话,对面的小徐咧着嘴冲着我笑。

“哎,谁说不是呢!被我爸罩住了……”我无奈的笑笑。

我爸爸从小因家里人多田少,经常吃不饱饭,21岁那年,便去部队当兵,通过自己的努力,入了党、转了干,后来转业到我们县检察院工作。小时候,他跟我们说得最多的话就是“现在生活过得好,我们要感谢共产党一辈子,要听党话,不能给党抹黑!”记得小时候的一天早上,一个老奶奶敲我家的门,送好多杏子给我爸爸。原来,她的儿子犯强奸罪。爸爸秉公执法,公事公办。当爸爸得知她老伴急性阑尾炎,为她老伴联系了医院并垫付了医药费。

18岁那年,我粮校毕业。当时,有的干部子女进了机关工作,我便对爸爸说让他也去找找人。他不但没同意,还教训了我一顿,说他一辈子没去找过领导要官要职, 要我自己去努力。我最终被安排到一个粮食企业上班。六年后,粮食企业改制,我下岗了,那段时间我和爸爸之间的关系很僵,我抱怨他不给我找关系。期间,我自学了一些法律知识。2005年,县法院招考公务员,我报了名,为了让我安心复习考试,爸爸每天变着花样给我烧好吃的。我也很争气,如愿考上了公务员。到法院上班后,他对我比以前要求更严了。每天回家他都要问问当天的工作情况,如果第二天有工作任务,他就督促我把制服拿出来;买件衣服,不是嫌短了就是嫌花了;还一再告诫我不能接受案件当事人的吃请;从外面带了几个西红柿回来,也要问问是自己买的吗?

2016年,组织上任命我为十字镇纪委书记。爸爸对我说,到乡镇工作不能怕吃苦。干纪检工作,自己要身子正,监督别人才有底气。工作上不能怕得罪人,丁就是丁,卯就是卯,要敢于坚持原则,要敢于较真,要敢于碰硬。前段时间,家里一亲戚因一件案件涉及到他,县纪委要找他谈话,他便打电话给爸爸,想让他跟我说让我打听打听,看能不能透露点“内幕”。我听到爸爸在客厅里大声的说:“我们都是共产党员,如果犯错误了就要接受组织上的处理。再说现在纪检机关有规定,打听案情是违反纪律的,你想让她犯错误吗?”当时我的心里就默默地竖起大拇指,给了爸爸100个“赞”!

都说“家有一老,如有一宝!”爸爸现在退休了,每天最大的爱好就是看看新闻、种种菜、烧烧饭,然后就等我们下班回家陪他说说话,他跟我说得更多的是今天新闻又说了这个纪律、那个规定。说实话,有时候真嫌烦,可是回头想想,“忠言逆耳”,如果没有他经常性的唠叨,自己有时候思想上还真会松懈,说不定哪天也会犯错误。近年来,查办的贪官污吏,不都是没有严于律已,自我膨胀,最后“小问题”演变成“大问题”,“违纪”演变为“违法”吗?想到这里,我内心十分感激我的爸爸。我想哪天全家欢聚一堂时,我要正式宣布,聘请爸爸为我的“八小时”之外的监督员!(全椒县十字镇纪委周卫华)


作者: 来源:

网站首页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管理登陆

Copyright 2015 中共滁州纪律检查委员会 滁州市监察局 All Rights Reserved 皖ICP备07011617号

地址:龙蟠大道 邮编:239000 传真:(0550)3053571 电子邮件:chuzhoujwxjs@163.com

技术支持:安徽网狐网络科技有限公司